一眼便是一生在春天里读一树“桃花诗”

 崔护     |      AG-ag真人-金沙AG

  

一眼便是一生在春天里读一树“桃花诗”

  

一眼便是一生在春天里读一树“桃花诗”

  这首诗的作者崔护是唐德宗贞元年间博陵县(今河北博野县)的一位书生,出身书香世家,才情俊逸,玉树临风,还是一名典型的宅男。他平时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一心读书想要考取功名,极少与人交往,偶尔偷闲出游,也喜欢独来独往。

  不管是在唐朝,还是在千年后的今天,这首“桃花”诗都以清新的诗句和唯美的情思得到人们的喜爱。一句“人面桃花”道出了无尽的相思,而物是人非的画面也给人深深浅浅的忧伤。

  崔护听到这个噩耗,如万箭穿心,悲痛万分。他急忙跑进姑娘的房间,抱住姑娘的尸体,一边大哭一边喊着姑娘的名字。当他的泪水滑落到姑娘的脸上时,奇迹出现了。氤氲中,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融化女子冰冷的心,她感受到了爱情的召唤,又神奇般地复活了。

  茅屋全用竹板茅草搭成,简陋却非常整齐干净,崔护心想:到底何方高人,隐居在如此别致的地方?

  回去之后,崔护辗转难侧,反而忘不了姑娘的脸庞和当时的邂逅了。于是几天后,他又按原路来到那个院子前。

  正是清明好时节,到处落英缤纷,莺飞草长。苦读了一上午的崔护,累的眼圈发黑脖子酸。经不住春意的撩拨,我们的宅男决定去郊外放放风,好好体味春的盛情。

  崔护回去之后,或许很快就把姑娘给忘了吧。直到第二年清明,又是莺飞草长的季节,又是那片漫天飞舞的桃花,睹物思人,崔护才猛然想起那个如桃花般美丽的姑娘。

  这甚至是某种普遍的人生体验:在偶然、不经意的情况下,遇到某种美好的事物,而当自己去有意追求时,却再也不可复得。

  一次浪漫的邂逅,对男人来说,也许只是刹那间的璀璨烟火,美丽却转瞬即逝。而对于女子来说,这一刻的记忆,也许就是她一生的绚烂。

  他凭着记忆,找到了去年来时的农户,敲了半天门,却没有人应答。此时桃花依旧,记忆依旧,僻静的院子里,却没有了那个姑娘的身影。

  他扔下书本,一路走啊一路唱,春风拂面,好不惬意。春花春草,春山春水,恣意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,不知不觉,离城越来越远。

  忽觉得有些口渴,想要找个地方歇歇脚、讨点水喝。举目四望,不远山坳处,有一片蔚然的桃林。只见桃花掩映中,露出一角茅屋。灼灼的桃花缀满枝桠,微风吹来,清香绕人,恍然置身桃花源中。

  正当崔护狐疑之际,一位少女托着茶盘落落大方地走过来。见书生正凝视着墙上的对联,她嫣然一笑,轻轻地唤一声:“相公,请用茶。”

  崔护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,不致于在少女面前失态。谈话中得知,少女名唤绛娘,和老爹一起住在这儿。美景美人当前,崔护诗性大发,他大赞这里风景宜人恍如人间仙境,又对古今著名的游春诗词品评了一番,最后说道:“花开堪摘直须摘,莫待无花空折枝”。

  崔护猜想:一定是这里的主人写的,仿佛是在借梅花感叹自己坎坷的身世和萧索无奈的心境。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住在这里呢?

  尽管“桃花”诗背后的故事,带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和戏剧性,不一定真实,但不妨碍我们对这样一份真情的信任,和对美好情思的传播。

  崔护转过神来,只见少女笑盈盈地向他走来,不施粉黛却秋波盈盈,素净的布衣里露出白皙的手,更显出少女的纯真和灵秀。墙边朵朵桃花映衬着她娇嫩的脸庞,仿佛花人合一,一时间,崔护看得有些发怔了。少女轻轻地垂下眼帘,那一份娇羞把她点缀得更加动人了。崔护不由得心旌摇曳,险些儿难以自持。

  聪慧的绛娘岂未领会书生的情意?但在那个年代,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岂能对一个陌生男子袒露心扉?更别说私相授受了!

  这一次,姑娘依旧没有出来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老汉。这老汉一见到书生模样的男子,便急生生地问:可是崔护?

  最后,两人如童话般的结局一样,终于幸福地在一起了。他们发誓,这一辈子,再也不要错过彼此。

  听到这话,仿佛晴天霹雳。原来,崔护在墙上留下那首“桃花”诗不久后,姑娘就回到家见到那首诗,就害了相思病,几天不吃不喝,已经死了。

推荐新闻